以北

上玄夜

秋后

*私设如山
*jyl, jfm,wx,wn, wq不友好预警
*文笔不好,慎入!

  传说,人死时肉身消散,其灵魂依然在人间飘散。而怨气极重或有未了心愿之人则会寻一载体依附,以发泄怨恨或了结其心愿。

  五十多年前,有一处无名山,山脚下是一片竹林。
  微风吹过,竹叶沙沙的响。
  铁链也是。
  “唰——”
  一棵竹子突然往左边猛得一弯,接着一个黑色身影倚靠在了竹子上。
  她低着头,披散的黑色长发和素白衣衫的衣角在风中飘扬,像极了那恐怖故事中的女鬼。
  也差不多了。
  女子喘着粗气,粗气中还夹杂着几声咳嗽,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竹子上。
  即使已经跑了很远,她的目光依然不停环视竹林的周围,任何动静都使她如临天敌。
  “噗啦——”
  一只鸟扑扇着翅膀飞过,她吓了一跳,胡乱抓着地上的东西就往声源处砸去,一边砸一边疯狂喊着“打死你!打死你!”
  那只鸟早已消失不见,而她一直扔着扔着,就到了小溪边上。
  溪水清澈见底,一片竹叶正打着圈,随着溪水流向远方。
  “啪——”
  随着清脆的一声,一块石头砸在了水面上,待女子追过去时,已经沉入水底。
  女子看向水面时忽然愣了一下,接着近乎癫狂地笑起来。
  一头油腻杂乱的长发,肉眼可见的皮肤苍白到几乎没有血色,眼睛里布满血丝,整个人瘦削到好像风一吹就倒。
  一看就是疏于打理的模样。
  也难怪了,失去修为,被囚禁在终日不见阳光的房间里,极尽折磨,身心疲惫之下竟硬生生生了病,被哥哥拼死救出,却要被安上一个“恩将仇报,不得好死”的罪名。
   女子抚摸着自己的脸,笑得跌落在地上,脸上布满了泪花。
   这就是自己啊!
   一个被所谓“君子名门”世家折辱至此的自己啊!
  若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和那人同归于尽,也落得个清白。
  死了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也不至于还有两个拖油瓶。
  拖油瓶吗……
  女子看向水面,又低头看着连着两个脚踝的锁链,笑着紧紧抓在手里。
  蓝氏双璧?
  女子望着锁链,眼里突然透出凶狠的神色,上扬的嘴角一张一合,柔弱的模样说着最恶毒的诅咒。
  ——你们蓝家,说我对他们没有身为母亲的作为,噢……既然你这么看重蓝氏双璧,那我就推他们一把,如何?
   蓝启仁,蓝青蘅,蓝忘机,蓝曦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竹林迸发出了一阵狂妄的笑声。
  天空早渐渐被厚重的云层覆盖。
  暴风雨就要来了。
————蓝夫人篇———tbc————

【朱白】名朋爱情故事

7

  剧组的日子一忙碌起来就没完,就连休息也要拿着剧本看下一场戏。
  而戏不可能只有一个拍摄场地。
  有时一个拍摄场地所有的戏结束了,还要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拍摄场地进行拍摄。
  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时间,也只想立马躺倒。
  而名朋和之前那次点赞的事情,似乎早已经抛到了脑后。
  朱一龙看着编导,平静而自然地回答着问题。
  在被问到最近的手机壁纸的时候,他说着小丑。
  确实,他喜欢这个角色,也喜欢小丑矛盾复杂的性格,也因此他接下了《迷尘》这部戏。

8

  脸上的油彩还未卸完,就穿着单薄的白衬衫和格子马甲冲了出去。
  镜前,卸妆的黑布还没干,白色黑色和鲜艳的红色晕开,与布上其他的颜色洇染得像暮色下五颜六色的灯光。
  小丑在街上奔跑着,只卸了半边的脸或明或暗,或隐或现,在流动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诡异,在热闹的背景下又似乎很和谐。
  街巷的气氛因为夜深后的热闹和刺激更加浓烈。
  灯火照得夜空明亮如白昼。
  路过店里的舞曲音乐刺激着耳膜,来来往往的人群充斥着兴奋,他匆匆走过,对他们的兴致充耳不闻。
  这时,有人从边上经过,轻轻拍了他一下的肩膀,充满着活力的青春脸庞朝他微笑。
  小丑转身时愣了一下,随即身子稍稍前倾,带着一贯的微笑向他举杯。
  待那个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小丑再次举起那经过酒吧时侍者递给他的一杯酒,微微眯起双眼,因晃动而漾起的金黄酒液就如同杯壁上的杯壁上印着的流光溢彩一样夺目。
  朱一龙正看着他新拍的一集,在看到小丑举杯的画面时,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头像。
  打开名朋,那个人今天并没有出现。
  他内心突然有些小失落。
  正当他准备关掉名朋的时候,突然蹦出来一条新动态。
  朱一龙 no.416:
  灯光,枸杞茶与新剧。
  下面是他新电视剧的照片。
  还有人这么晚不睡觉,熬夜看剧的吗。
  朱一龙想着,在下面回复。
  早点睡吧,晚安。

————————tbc——————

 

【朱白】名朋爱情故事

5

  白宇正披着小丑皮刷水区。
  虽然不是他扮的那个,但是这一下让他想到了自己发的微博。
  万圣节刚过,自己也借着机会刷了一波存在感。
  关键是那个角色他也喜欢。
  不过水区扮小丑的还真不多,赵云澜韩沉杨修贤的倒是有不少。
  白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刷新了水区。
  最上面的一条动态引起了他的注意。
  毕竟和自己生日一样的编号可是第一回见。
  白宇披着小丑皮,在这条动态下点了个赞,便退出了软件,从公文包里拿出剧本,坐在沙发上研读。

6

  朱一龙看到点赞的信息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后了。
  他在为新戏做准备,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
  他需要休息。
  小丑?
  在看到这个角色时朱一龙一愣,没想到有人记得他演过的小丑。
  白底黑纹自带笑意的虚伪面具破裂,愤怒冲破了冷漠麻木的外壳,喷薄而出。
  他抄起了道具箱里的斧头。
  玫瑰怎可沾染灰尘?
  看着头像上弯腰笑着朝路过人举着酒杯的身影,朱一龙轻轻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打开电视。
  他的新剧正好在播。
  “笑什么呢?”
  又一次和他搭档演戏的大斌子问他。
  他笑而不语。

——————tbc——————

【朱白】名朋爱情故事

*一个脑洞,不是真的

(接上文)

3

  朱一龙坐在休息室里刷着LOFTER。
  最近新接了LOFTER的代言,经B站播出,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粉丝们纷纷在弹幕里留言,请他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他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显然对朱一龙没用。
  作为一个看过镇魂原著,还经常上B站看他以前作品的男人,他对所谓的“兄弟情”这些也不是没有了解。
  中立如他,如果有好的剧本,他也愿意去接。
  首页并没有更新,最上面的还是几天前的一篇巍澜的同人。
  算了,还是看看订阅吧。
  这么想着,朱一龙滑到订阅的界面,除了风景照以及他个人的tag下显示更新外,其他依然没有动静。
  他想着,没有的话,就关了吧。却一个手滑点到了发现,然后看到了最新的一张截图,还有不少人点赞。
  朱一龙没点开看,但是一眼就看到了配图的文字。
  全部都是你。
  tag是朱白。
  瞬间了然。
  就他手上带了的两个戒指这个事,就被脑补出了各种秀的大戏。
  评论里说得宣示主权,表达爱意的各种猜测说得天花乱坠,对此,朱一龙只是挑了下眉。
  我信了你的邪。
  翟天临居然还哈哈哈?
  朱一龙舔了舔后槽牙,关掉了界面,又似乎觉得有些不对。
  等等,翟天临?
  再点回去一看,评论清一色全是演员的名字。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目光忽然瞟见了截图最下面的一行加粗的黑体。
  名人朋友圈。

4

  这个名字倒是有点熟悉,之前谁好像有提到过,但是当时的朱一龙并不感兴趣。
  而且朋友圈的话,微信上的不就够了吗?
  不对,这个东西的出现一定有他的道理。
  这么想着,朱一龙下了名朋。
  名朋的操作不算难,懂了流程,实际操作起来也就没那么困难了。 
  今天的水区流速很快,就间隔十分钟的时间,就刷了有大几百条,每条内容不尽相同,但都很精彩。
  首页虽然流速没有水区快,但也看到了很多皮气根很正的文,文笔细腻,引人入胜,看得朱一龙跃跃欲试。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想着扮自己没有什么意思,于是换了个反差大的。
  他抬头看了看,目光刚好看到了书桌上的镇魂纪念日历。
  那是一个盛典。
  支持的人们像海浪一般,把他和白宇推到了最高处,几乎伸手可以触摸到天上的云。
  朱一龙果断选了赵云澜。
  然后披着皮在水区发了他第一个动态。
  大家好啊。
  文字下方是赵云澜逆着阳光,笑着朝沈教授伸出手的照片。

  ——————tbc——————

 

 

 

【朱白】名朋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披着对方的皮刷名朋,结果碰到正主,后来在一起的故事
*随便瞎写写的一个脑洞,不是真人!

1

  最烦的就是在夏天拍戏。
  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会,想靠着折叠椅上嫌热,站着又觉得累,就连游戏和平衡车在玩了一会之后也没了兴趣。
   有点无聊。
   白宇拿起水瓶喝了口水,抬头看到边上的助理举着手机一脸认真,还不时打着什么,于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在玩儿什么呀?”
   年轻的助理举着手机朝他挥了挥。
   “名朋啊。”
   “好玩儿吗?是做什么的”
  白宇似乎从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他没注意,现在忽然来了兴致。
   “好玩,就角色扮演那种。”
   助理似乎还没意识到她几乎把演员拉进了粉丝的生活圈,依然拿着手机给他介绍着。
   “你看,就是这个,这里你可以选你想扮演的人物,就像这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操作给他看。
   白宇看她说得兴高采烈,点了点头,确实听上去也不错。
   正当他也准备下一个试试的时候,戏已经准备就绪。
   于是他放下手机,转身投入到这场戏中。

2

   拍了一天戏的白宇一到宾馆连外套都没脱就平躺在了床上,他累坏了。
   可他还是在躺了半小时后,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他的轻微洁癖不许他一身汗躺在床上。
   洗了澡出来,拿着搭在肩上的毛巾随意地擦了几下头发,转身倒在床上。
   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平常这个时候,他正在和周公如火如荼地下着棋。
   但他依然清醒,甚至兴致勃勃趴在床上打了一局又一局的游戏。
   他忽然想起了助理给他说到的那个应用,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打开了手机上的应用市场。
   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tbc——————————

  

 

  

 

双担哭泣
明明是朱白入的坑,结果还被xlb摁头了
双担太难了

【朱白】橡木之棉

  *朱白向

  *一个脑洞

  *有私设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生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舒婷

  白宇拿着矿泉水瓶,靠在了折叠椅上。

  刚拍完一场紧张而激烈的打戏,他需要稍微歇息一下。

  小风扇的风开到了最大,也难抵带着灼人温度吹过来的六月的风。

  以及令人窒息的闷热潮湿的天气。

  白宇解锁了手机,正想打一把游戏解解闷,眼神却不由自主往微信最近聊天的记录里看。

  熟悉的头像很是安静。

  最后一次的聊天记录还是在2019年,他俩日常用表情包互怼,最后一个表情是一只身体背过去,正在往临近的树上跳的毛猴。

  配字,拜拜了您内。

  没想到,这一拜拜就好几年了。

  准确来说,已经三年多了。

  没有一点消息,连日常的招呼也不打了。

  斗嘴和表情包更是没有。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被人嘲笑过气演员,被恶意打压,又或者是被对家粉丝贴上各种标签,导致粉丝间的互掐。

  演员不容易,有一个同为演员的要好朋友更不容易。

  白宇知道的。

  作为朋友,他不应该再去接近他,这会给他惹麻烦,所以他一直没和他联系,见面也中断了,答应的pk也只能搁置。

  他也知道,那个说着“一直都是要好朋友”的人暗地里都在帮他。

  所以他想着,等这一阵结束了,他就去和他pk,和他去吃火锅,打他个三天三夜,吃他个昏天黑地。

   但是,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呢。

   白宇盯着手机上的微信头像出了神,一种失落油然而生。

   导演跑过来喊他的时候,他又如同雨过天晴一般,掩下了所有的苦涩和失落,浑身充满着活力与阳光。

   他总是这样。

   直到一天的拍摄结束,白宇回到酒店时,才重新被巨大的孤独和苦涩包围。

   直接跌落冰窟的感觉真不好受。

   白宇拉开酒店的窗帘,随意坐在落地窗边,手搭着膝盖,看着远处楼房的灯火。

   他想他了。

   他想就站在他边上,和他一块吃喝玩乐。

   干什么都行。

   无论是风雨还是彩虹,并肩而行。

   一如当年。

  白宇忽然觉得,胸口堵着的那一大团正磨着自己狭小的胸腔,挤压着自己的心脏。

  他几乎落下泪来。

  真疼。

  积了几年的思念与孤独,沉默与黯然,在这又湿又闷的天气下渐渐泡发开来,越来越大,撑得胸口发涨。

  回头望时,才发现淤积成疾。

  白宇叹了口气,继续望着天空,手上拿着开了的一罐啤酒喝了一口。

  一股血腥味混着酒液的辛辣充斥着口腔,他愣了几秒,低头望着那啤酒的开口处,突然低低地笑了出来。

  “哎呀……这可是发了血誓了啊龙哥……”

  我想和你,站在一起。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着寒潮,风雪,霹雳;

  我们共享着雾霭,流岚,虹霓。

  ……

白宇举着啤酒罐,念叨着之前在民国剧里和自己演的青年学生对戏的那个思想进步的女学生的台词,望着天花板上的灯忽然眯了眯眼。

才发现眼中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有了点点泪花。

白宇自嘲地叹了口气,笑着抬手抹了抹眼角,跌跌撞撞地起身想去收拾地上的啤酒罐,身体却比意识先行一步,他下意识地抓起了手机。

  “喂,龙哥啊……”

  白宇听到了朱一龙的声音,眼眸微弯,在灯光的照耀下,明亮地像缀满星星的夜空。

  “龙哥,你可厉害了,可我……也不差。”

  他略微沙哑地说着,在喝醉酒的时候,白宇的说话时的尾音总是略微上翘,或许是累了的缘故,语气有些慵懒,又像是在撒娇。

  “你……等着我。”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轻笑。

  白宇还想说些什么,只听那人低声温柔地回应了一句。

  “好。”

  未来可期。

——完——

占tag抱歉

姐妹们!等我系统更新了,而且选上了,我就可以前去系统地清理这些有害垃圾了👊👊

姐妹们加油!你们是最棒的!!
绝不认输!

【朱白】兄dei,来一口藤椒柚子吗?

*红黑双堡广告的脑洞产物
*有私设
*有台词乱入,慎

  柚子味?
  朱一龙连连摇头,浑身充满了拒绝。
  小时候,母亲听说柚子营养丰富又能增强体质,便买了让他多吃。
  在各种白柚红柚的不断攻击下,朱一龙成功对柚子丧失了兴趣。
  但是工作还是得做。
  松软的汉堡皮配着清脆的蔬菜和淋着柚子酱的鸡肉,一口咬下去,唇齿间都是柚子的酸甜气息,清爽不腻,满满的都是夏天的味道。
  一本满足。
  朱一龙舔了舔嘴角,忍不住又咬了一口。
  真香。
  “话说,还有个代言人是谁?”
  啃着汉堡看着广告词纸的朱一龙随口问道。
  “是白宇老师。”
  看了看手边的包装盒,又另一个包装盒,再低头看看手里的文案,他眉梢一挑,似乎明白了手中这份文案的目的。
  好嘛,今天又是共同营业的一天。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文案还挺符合小白的。(划掉)
  这么想着,朱一龙举起汉堡对着镜头说着广告词的时候,笑更灿烂了些,语气也在不经意间上扬。
  好像他正对着白宇说话。
  ——兄弟,这个汉堡酸酸甜甜的柚子味和你很配嘛。
  ——我们俩一块……还是挺搭的吧。
  另一个布置一样的房间里,白宇在拍摄的间隙低头看着黑色的包装盒,一手还摩挲着另一个红色的包装。
  红与黑,烈焰与泼墨,看似各自为营,水火不容,实则亦可以并肩而行,携手共进。
  就像他和朱一龙,一个静如处子,一个动如脱兔,一个无辣不欢,一个嗜甜如命,看似矛盾,但放一块儿又很和谐。
  而两个盒子各有的半边的心型拼在一起,含义也再明显不过。
  看着那个黑色包装盒,白宇又想起了那句广告词。
  酷酷的外表下,有着与众不同的热辣。
  可不就是那位看似柔弱容易害羞,其实冷酷无情又能打的斩魂使嘛。
  宝贝儿,你可真辣。
  想到这句台词的白宇忍不住轻笑出声,摸了摸自己的玫瑰花刺。
  确实确实。
  拍摄结束后,两人带着还没开吃的另一个汉堡准备回宾馆,结果在拍摄的门口遇上了对方,正好宾馆也不远,于是他们决定一路走回去。
  “龙哥,那个“愤怒的汉堡”,像沈巍,特别辣。”
  白宇看着朱一龙手上拎着的塑料袋,和他勾肩搭背说道。
  “柚子那个也挺赵云澜的。”
  朱一龙指了指白宇手中的塑料袋接道。
  “我们赵云澜主要是酸。” 白宇一脸得意。
  “那,带刺的玫瑰花和嗲精呢”
  “呵,毛猴。”
  “你看,你吵不过我就用毛猴来怼我。”
  “我那是让着你。”
  回答白宇的是一个冷漠的白眼。

  ……

  几个回合后没分出胜负,于是秉持着能动手觉不吵吵的原则,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白羊座大汉,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追逐打闹,像两个加起来不到三岁的小朋友。
  “干嘛,龙哥你要用泰拳打我啊。”
  “那你用螳螂拳和我互打?”
  “你幼不幼稚啊你。”
  “嚯,打偏了。”
  白宇回头一摊手,朱一龙舔着后槽牙笑着靠近,伺机发动攻击。

  ……

  天空中似乎还回荡着他们的笑声和互怼声,路灯把两个身影拉得很长。
  “哎龙哥,你说我们组个组合就叫‘藤椒柚子’怎么样?”
  路灯边的石凳上,白宇侧身坐着,拿着一罐可乐,侧头看着朱一龙道。
  朱一龙轻笑,拿过那罐可乐,拉开拉环递给他。
  “行啊。”

——完——

世界上最好的镇魂女孩!

能和你们一起磕巍澜真是太好了!

你们值得最好的!要一直走花路啊!